这是911事件后全世界最严重的距离我们并不远

这是911事件后全世界最严重的距离我们并不远

印度尼西亚是横跨亚洲和大洋洲的群岛国家,由数以万计的岛屿构成,人口超过2亿,民族300多个,语言超过200种,这为国家管理带来巨大挑战。

仅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印尼警方就挫败了多起活动,逮捕了多名,其中就包括犯下多起重罪的恐怖组织“祈祷团”(Jemaah Islamiyah,简称JI)骨干成员。

上世纪60年代末期,巴希尔和桑卡尔在印尼中爪哇省建立了一个秘密电台,宣扬“圣战”思想。1971年,二人建立宗教学校,传播极端思想,先后培养了上千名学生。1975年,秘密电台被政府勒令关闭。

随后十几年,巴希尔和桑卡尔在多地流窜,企图发动“圣战”,并于80年代逃往马来西亚。当时,正值国际思潮发展之际,巴希尔乘势在当地建立“古兰经研读会”,后秘密转移回印尼。“祈祷团”就此起家。

该组织是目前全世界最激进的恐怖组织,不择手段的“圣战”是其重要理念,以西方世界为袭击目标,其分支遍布新加坡、菲律宾、泰国等地,企图建立一个覆盖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文莱的“泛国家”。

“祈祷团”有着复杂的婚姻宗族纽带,它与中东“基地”组织、已宣称被剿灭的“IS”、东南亚“阿布沙耶夫”组织等国外强势恐怖组织保持联系。

这些组织内各领导层和部属之间有着复杂的姻亲关系,构成一个组织严密、关系复杂的家族式恐怖组织网络,如“祈祷团”曾为“9•11”事件中的部分劫机者提供资金和技术指导。印尼政府与其战斗几十年都未能彻底剿灭。

2001年12月,“祈祷团”为策应“基地”组织发动“9•11”,计划对美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发动袭击。

新加坡是世界闻名的安全城,“9•11”之后更是不敢懈怠。的阴谋被提前挫败。考虑到西方各国加强了对重要敏感目标的安保力量,再行袭击的成功率并不高,事件主谋——“祈祷团”骨干萨姆德拉决定改变策略,挑选游客经常光顾的商业街、酒吧、俱乐部和歌舞厅等几乎没有安保力量、更容易造成大范围伤害的场所。

其一,雅加达有较强的安保措施,不便行动;其二,当地教徒居多,要最大限度避免对本教教徒的伤害;其三,相同人口密度下西方人不够多,造成的伤害不大;其四,雅加达的世界知名度不高,达不到轰动效果。

2019年8月17日,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人们在独立日庆祝活动上爬杆赢取奖品。

巴厘岛被誉为“上帝之岛”,是印尼闻名世界的旅游胜地,岛上蓝天碧水、白云椰林、海浪沙滩,风光旖旎,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们,一旦袭击成功将会引来全球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此外,当地人信奉印度教,社区祥和,是印尼少数没有被恐怖暴力染指的地方,警备松懈,是发动的理想场所。而巴厘岛正是我们中国人非常爱去的一个旅游胜地。据印尼官方数据统计,从2011年到2016年,中国游客增长高达144.2%,至2016年,中国赴印尼旅游人数已到达145.3万人,成为印尼第一大外国游客来源地。到2018年,更上升为213.75万人次,其中从巴厘岛入境印尼的中国游客人数为136.15万人次,占访问巴厘岛国际游客总数的22.43%,是巴厘岛最大的外国游客来源地。可以说在巴厘岛,每4个游客中就有1个是中国人。

打定主意后,自2002年1月起,萨姆德拉开始在巴厘岛潜伏、踩点,在酒店、酒吧、歌舞厅、餐厅、咖啡馆等热门场所,观察每天西方游客最多的时间段,了解各建筑物的结构特点,摸排各场所安保力量的活动规律和安防措施,对照电子地图和旅游地图寻找袭击路线。

与此同时,萨姆德拉开始筹措行动所需资金,骨干成员阿姆鲁兹准备行动所需的车辆、炸药和起爆装置,穆赫拉斯(别名古弗隆)则负责招募行动人员。

6月,印尼警方逮捕了“祈祷团”和“基地”组织的联络人法鲁克。法鲁克供述这两个组织将于“9•11”事件发生一周年之际,在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发动针对美国的袭击,并表示目前“祈祷团”所发动的大多是巴希尔幕后策划指使。根据情报,美国在上述国家内的使馆停止工作数日,警戒等级提升为橙色预警。

9月,萨姆德拉用8个月时间摸清了巴厘岛的情况,目标定在库塔海滩雷吉安街上最吸引西方游客光顾的萨里俱乐部和帕蒂酒吧。与此同时,穆赫拉斯成功招募到2名当地年轻人费瑞和阿纳森参与行动。时间定在10月12日,以纪念2000年同日由“基地”组织在也门策划实施的美国宙斯盾导弹驱逐舰“科尔”号爆炸案。

10月6日,阿姆鲁兹开始在距离国际机场约11公里处租住的房子里。

12日11时左右,萨姆德拉将阿姆鲁兹、穆赫拉斯、费瑞和阿纳森召集至出租屋,进行最后的安排。

20时左右,萨姆德拉派人将1枚遥控炸弹放置在登巴萨市中心距离美国领事馆约100米的位置。

21时左右,阿姆鲁兹等人将1吨重的氯酸钾混合物分12个箱子放在1辆白色三菱小客车中。阿纳森驾车,载着阿姆鲁兹和费瑞小心翼翼向雷吉安街驶去。

23时01分,阿纳森驾车穿过熙熙攘攘的雷吉安街,将车停在萨里俱乐部门外,费瑞下车后朝帕蒂酒吧走去,阿姆鲁兹则直接搭乘摩托车离开。

由于雷吉安街是单行道,停在街上的三菱客车把街道堵得严严实实,车辆不停按喇叭,阿纳森任凭路人叫骂不为所动。

23时02分,走到酒吧中央舞池的费瑞拉响炸弹——随着一声巨响,帕蒂酒吧陷入一片火海,20余人当场死亡,大量残肢和人体组织散落在四周。在萨里俱乐部狂欢的人群以为外面在放烟花,纷纷走出去想看个究竟。

15秒后,阿纳森按下了位于驾驶座旁边的开关,引爆。冲天的火光映红半边天,当地电力系统因此中断,主水管被炸断,地面出现一个直径6米的大坑,堵在路面上的汽车被爆炸点燃,19辆汽车和32辆摩托车相继发生连环爆炸,引燃周围店铺,加剧了爆炸威力,几十名路人瞬间殒命。

40秒后,阿姆鲁兹用手机遥控引爆了美国领事馆附近的小型炸弹,炸毁了一段马路牙子。

刚刚还在狂欢的人群,瞬间堕入地狱——惊慌失措的人们满身带血,相互搀扶着、尖叫着逃离现场,被压在废墟下的游客只能在浓烟和烈焰之下自救,伤员捧着自己的断肢无助地在街上游荡……

警车、消防车、救护车赶到组织救援,但巴厘岛基础设施不健全,警察和医院并没有处置此类大规模的经验和能力,警察只好疏导人们尽快远离现场并做好警戒,现场以北的桑格拉赫医院无法收治大量涌入的伤员,只得优先抢救危重伤者。

爆炸直接造成100余人死亡,医院停尸间收容不了如此多的尸体,只好在院子里用木板围了一个临时停尸点,一具具被烧焦的尸体由白布包裹着抬进去,木板外荷枪实弹的警察寸步不离地看守。不计其数的残肢被装进一个个塑料袋里,堆在医院的角落。

还能动的轻伤员在当地居民的帮助下前往小诊所、药店治疗,附近的群众自发前往医院排队献血,医院的公示栏上逐渐贴满了死伤者特征的纸条,供受害者家属辨识。

爆炸导致人心惶惶,当晚有不计其数的游客挤在海滩、酒店大厅、广场等开阔地,防止再次发生爆炸,大量游客提前结束旅行前往机场,想搭乘最早的航班离开。

当时“9•11”事件刚过去13个月,有不明真相的群众以为有飞机坠地,恐惧笼罩着整个巴厘岛。而萨姆德拉、阿姆鲁兹和穆赫拉斯3人早已趁乱离开了巴厘岛。

10月13日中午,印尼总统梅加瓦蒂召集部分情报和内阁领导举行紧急会议,随后亲临巴厘岛指挥救援,面对28公顷的波及区域和受伤无助的人们,她忍不住流下眼泪。

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相继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的暴行,要求印尼严惩凶手。

巴厘岛警察局局长帕斯迪卡临危受命,担任爆炸案调查组组长,但他深知,凭借印尼警察的能力、经验和技术,无法应对如此复杂的局面,于是紧急向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求助。

接到求助的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迅速抽调精干力量组成140余人的联合调查组,其中包括资深调查员阿什顿和化学专家罗德斯,并于24小时之内赶到了巴厘岛。美国、法国、德国和国际刑警组织也相继派出调查人员予以协助。

调查组兵分多路,很快在美国领事馆附近的爆炸点发现1部损坏的手机,爆炸点和手机上均被检测出烈性炸药TNT残留物,由此判断,该处炸弹为使用手机遥控引爆,而选在美国领事馆附近,警告意味明显。

18日,梅加瓦蒂紧急签署了两项打击和调查巴厘岛爆炸案的政府条例。

调查组在库塔海滩爆炸现场的工作举步维艰,想要在一片废墟中找到有价值的信息犹如大海捞针,调查持续了两周,并没有实质性进展。

由于当地都是印度教教徒,居民们认为:发生如此惨烈的非正常死亡事件,遇难者们的灵魂会一直在当地徘徊,按照教义应将废墟推入大海,举行隆重的还魂仪式才能让当地重归安宁。于是,他们开始抗议调查组的工作,要求当地政府尽快清理现场。

逃到爪哇岛的萨姆德拉早已料想到这一幕,正透过电视屏幕看着双方冲突的画面。调查组如果满足当地居民的想法,整个爆炸现场将会被破坏,关键证据将会随着瓦砾沉入大海,真相将永不见天日,幕后真凶将会永远逍遥法外。

印尼政府与当地社区代表展开积极斡旋,对大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讲明抓住幕后凶手对于恢复当地经济和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意义,终于争取到两周时间。

实际上,处理如此大面积的爆炸现场通常需要几个月时间,调查组把焦点放在了大量目击证人口中所说的白色三菱小客车身上。

该车当晚停在萨里俱乐部门口的单行道上,把周围堵得严严实实,很多游客都有印象,如果能找到三菱车的残骸,就能找到车的出处和车主,进而找到幕后的凶手。

10月30日,调查组在萨里俱乐部对面的银行楼顶找到一根1.5米长的汽车底盘残骸,经计算和爆炸抛物模拟实验,该残骸属于那辆三菱车。当调查人员满心欢喜地想查验刻在底盘上的编号时,却发现两组编号均被锉平。

时间不等人,调查组决定换个思路,如果能查出炸药的成分,就能知道用什么化学品,购买化学品的人自然是。

但爆炸炸断了当地的主水管,加之消防员用高压水枪灭火,地面的炸药痕迹早被水冲走无法提取。调查组再次转变思路,既然地面没有痕迹,但爆炸气流一定会将部分炸药吹到空中,而后落在四周物体上。因此,大家对爆炸中心方圆60米之内的树叶、路牌、电线杆、墙壁等表面进行痕迹提取,终于在一片树叶上检测到了的主要成分——管制化学品氯酸钾。

要制作1吨重的炸弹至少需要几百斤的氯酸钾,巴厘岛不生产也不需要如此大量的氯酸钾,印尼警察查遍了所有的海关、机场、码头均未发现有氯酸钾进岛的记录。唯一的解释是,利用安防体系的漏洞,早已将氯酸钾偷运进来。

经过仔细搜寻,罗德斯在帕蒂酒吧的废墟中找到一根5厘米长的铜丝,并在上面检测到了TNT成分,由此断定该铜丝为炸弹的引信部分。

为了确认爆炸中心,罗德斯在周围墙壁上找了大量爆炸痕迹,并用细绳从每一处爆炸痕迹反向拉网,细绳最终汇聚于舞池中央距离地面约1米高的一点,与成年人的腰部同高。

罗德斯在该点上方的屋顶上找到几块人体组织,通过DNA检测,这些组织同属一人,再加之地面尸体残骸仅剩头颅和四肢,由此断定发生在帕蒂酒吧内的炸弹袭击事件为自杀式,这是发生在东南亚地区的首例自杀式炸弹袭击事件。

被锉去编号的三菱车底盘,被偷运进岛的管制化学品氯酸钾,发动自杀式袭击的炸弹客,每条线索都很重要,但每条都进了死胡同。

11月3日,万般无奈的帕斯迪卡要求调查组对三菱车底盘重新进行勘验,希望能找到留下的蛛丝马迹。功夫不负有心人,调查员发现底盘上有一段4厘米长的铁片有异样,用工具揭开之后铁片下方露出一串清晰的数字,锉平了的零件编号,却不知还有一个隐藏的编号,这个编号成为破案的关键。

调查人员立即对该车7任车主展开调查,最后1任车主名叫阿姆鲁兹。根据当时印尼警方掌握的情报,阿姆鲁兹是“祈祷团”的骨干成员,且和“基地”组织关系密切,该车车牌属于爪哇岛,而阿姆鲁兹的主要藏匿地点也在爪哇岛,自然成为调查的重点和最大嫌疑人。

11月5日,印尼警方逮捕了藏匿在爪哇岛的阿姆鲁兹。他被捕时满脸笑容,仿佛在为能够殉道而开心,而审问期间还兴致勃勃描述自己看到爆炸场面后内心难以抑制的兴奋,丝毫没有悔过之意。

根据供词,警方相继逮捕了35名与爆炸案相关的,包括幕后策划者萨姆德拉和穆赫拉斯,并在穆赫拉斯的电脑中找到1份长达34页的《巴厘岛工程》策划文件。

该文件共分5章,对的人员分工、目标选择、路线规划、行动方式、袭击效果、时间节点等均有详细描述,让人不寒而栗。

其余与案情有关的“祈祷团”骨干成员帕特克、阿扎哈里、托普、祖尔卡纳恩等人畏罪潜逃,印尼警方发出通缉令。因受害者中有美国人,帕特克和祖尔卡纳恩被美国“正义赏金”计划分别悬赏100万和500万美元缉拿。

事件发生后,印尼政府在各大旅游区、酒店、机场、码头、车站等重要场所都设置了先进的安防设备,并重新制定了严密的安保措施,以最大程度为世界各国游客提供安全保障。

2003年,印尼紧急颁布首部反恐法,并成立直属印尼国家警察总署专司反恐的“第88特遣队”。“祈祷团”被列为国际恐怖组织,遭到东南亚各国的严厉打击,200余名成员相继被各国逮捕审判,该组织也转为分散游击。

当年2月19日,5名重伤员医治无效死亡,印尼警方宣布,巴厘岛爆炸案最终死亡人数为202人,死伤者来自22个国家,除38名印尼人外其余大多为西方人,的针对性非常强。

5月12日,巴厘岛地方法院开始公开审理第一名爆炸案嫌疑人阿姆鲁兹。为保证新闻媒体采访和遇难者家属旁听,法院花了几个月时间从公务员活动大厦中改造出一个可以容纳几百人的法庭,并在审判当天派出3000余名警察加强巴厘岛各地和法院的安保警戒。

7月,印尼警方在三宝垄地区截获大量“祈祷团”文件和武器,文件中雅加达8个重要设施被列为袭击目标。

8月5日,雅加达市中被列为袭击目标之一的万豪五星级酒店发生爆炸,12人被炸死。警方在现场检测到了同样出现在巴厘岛爆炸案中的管制化学品氯酸钾。“祈祷团”随后发表声明,宣称对此事件负责,并表示这是对印尼政府打击该组织的报复。

9月,法院对“祈祷团”精神领袖巴希尔进行审判,但因证据不足,只得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同月10日,萨姆德拉被判处死刑。18日,参与袭击的穆赫拉斯的弟弟伊姆龙因悔罪表现良好被判处无期徒刑。

10月2日,穆赫拉斯被判处死刑。至此,巴厘岛爆炸案所有在押案犯审判完毕,3名主犯死刑,1名从犯无期徒刑,其余从犯则被判处7至16年不等有期徒刑。3名主犯对判决结果不满提起上诉,被最高法院驳回。

2004年7月23日,印尼最高法院以巴厘岛爆炸案发生在前,《反恐法》颁布在后为由,宣布爆炸案3名主犯的死刑判决违宪无效,舆论哗然。后经重新审判,3人依旧被判处死刑。

2004年9月9日,阿扎哈里和托普在澳大利亚驻印尼使馆门前策划实施了爆炸事件,直接造成9人死亡,182人受伤,以此作为对印尼和澳大利亚政府的报复。

经过调查,几年来“祈祷团”从未放弃过暗杀印尼女总统梅加瓦蒂,因为在他们的极端教义中女性是不可以当总统的,印尼警方对2人的悬赏金额提高至20亿印尼盾,对提供有效情报的奖励5亿印尼盾。

2005年7月,塞蒂亚迪买通狱警,给关押在死牢里的萨姆德拉带去一台可以上网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就此,萨姆德拉开始通过塞蒂亚迪和另一名普拉博沃,对分散在印尼各处的同伙进行遥控指挥和远程在线指导。

穆赫拉斯在等待死刑执行时,竟开始在狱中写书,书稿取名《巴厘岛的圣战者:辩护书》,煞有介事地描述了“人弹”是如何接受本•拉登的洗礼,并最终走向袭击地点拉响炸弹的,毫无人性可言。

10月1日,库塔海滩如往常一样聚集了大量外国游客,经过3年的恢复,巴厘岛旅游经济逐渐复苏,当地居民慢慢从过去的伤痛中走了出来。

18时55分左右,海滩的纽曼餐厅和曼内格餐厅相继发生爆炸。19时,库塔广场的拉贾餐厅发生第三起爆炸。

事件造成36人死亡,残肢横飞、废墟满地,通信和电力中断,幸存者惊慌失措地四散逃离,相同的场景时隔3年在相同的地方再次发生,来自澳大利亚的游客拉里不幸经历了2002年和2005年两次爆炸事件。“祈祷团”再次震撼世界,巴厘岛还未愈合的创口再次被撕裂。

由于此次采取自杀式人弹袭击,而非以往的袭击,行动虽然更加灵活隐蔽,但爆炸威力不大,现场幸存者较多,有目击者还能够回忆起袭击者容貌,还有游客偶然拍到了的全身照,这给警察的调查工作带来高价值情报,警察根据这些情报成功在废墟中找到了被炸飞的头颅、四肢、炸弹背心残骸和混合在炸弹里的钢珠。

2日,印尼警方逮捕2名嫌疑人并进行突击审讯,全国30万警力中三分之二处于戒备状态,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搜捕其他参与袭击的,重点是具有博士学位的“炸弹专家”阿扎哈里、擅长筹措资金和招募人员的“财神”托普。

3日,警方在各大媒体公布了3名人弹的肖像,向社会征集线索。一直在狱中遥控指挥的萨姆德拉被紧急转移关押地点。

4日,印尼连续召开3场新闻发布会,提醒国内外游客,与库塔区相邻的塞米雅克区也是的潜在袭击目标。

此时,还在狱中的巴希尔通过律师发表声明,他极力否认参与此次爆炸事件,并对进行了谴责。在2002年巴厘岛爆炸案审判过后,巴希尔因种种原因刑期减少到18个月,本来应该于2004年4月释放,但因牵扯到日后的一系列事件,他一直关押在狱中。

11月9日14时,根据情报,第88特遣队包围了“祈祷团”位于马朗市巴杜镇的一处据点。

15时特遣队发起进攻,依托据点负隅顽抗,不断向突击队员射击并投掷土炸弹,最终在特遣队猛烈的攻势下逃脱无望,引爆炸弹自杀。行动有7名丧生,其中包括被通缉的高价值目标阿扎哈里,他在交火中被突击队员直接打死。

2006年6月14日,在数百名支持者的迎接下,巴希尔走出监狱,回到他一手创立的宗教学校担任神职领袖。

7月,警方公布了在阿扎哈里电脑中发现长达几十页的“巴厘岛工程”策划文件,文件共分六章,内容涵盖目标选择、袭击方式、先期侦察、行动路线、特情处置、支援保障等规定,时间节点甚至精确到秒,与2002年巴厘岛爆炸案如出一辙,犹如一套完整的军事行动方案,内容详实到令人咋舌。

这份策划文件几乎考虑到了有可能遇到的所有情况,并制定了对策,毫无疑问,发动袭击的破坏性与智商成正比。

8月22日,是萨姆德拉、穆赫拉斯和阿姆鲁兹3名主犯被执行死刑的日子,但他们授权律师向司法部门提出最终上诉,执行日期被推迟。

9月,法院开始审判2005年巴厘岛爆炸案嫌疑人。韦亚多因传播含有托普思想的音视频,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阿齐兹因开设宣扬思想的网站,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阿尼夫因参与策划,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乔里里因提供炸药用于,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

2008年11月9日0时15分,萨姆德拉、阿姆鲁兹和穆赫拉斯3名主犯在努沙坎邦安岛监狱被枪决。为防止有极端借尸闹事,印尼警方采取空运的方式将3人的尸体运回家乡埋葬,并在现场派遣大批警力控制局面。

2009年7月17日,一直潜逃的托普在印尼首都雅加达万豪酒店和丽思卡尔顿酒店策划实施了连环爆炸,9人被炸死,50多人受伤,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9月16日晚,印尼警方终于锁定了托普在中爪哇省梭罗市一村庄的藏身地,于当晚发起进攻,击毙包括托普在内的4名,并逮捕3人。

2011年,巴希尔因和印尼国内另一恐怖组织“奇运动”(GerakanAceh Merdeka,简称GAM,也被称做“亚齐独立运动组织”)的训练营发生牵连,再度入狱,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2012年10月12日,巴厘岛神鹰文化公园举行了爆炸案十周年纪念活动,印尼外长马蒂、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以及来自全球22个国家和地区的受害者和遇难者家属参加了纪念仪式。为防范发生,印尼派遣超过2000名军警在现场戒备,全国启动最高级别安全警戒,机场、车站和码头等敏感目标更是安保重中之重。

10年时间,印尼国内反恐工作取得很多成绩。然而,当记者采访穆赫拉斯的妻儿时,他的妻子帕丽达表示丈夫是个有幽默感的好人,所从事的也不是恐怖活动,还决定把丈夫的所作所为告诉子女,防止他们被外界的宣传所蛊惑。

穆赫拉斯22岁的大女儿阿斯玛,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大学学习幼儿教育专业,她告诉记者,她从不认为父亲是,而是英雄,巴厘岛爆炸案是正义之举。

在印尼抱有与阿斯玛相同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如何解决人的思想问题可能是印尼反恐面临的最大困境。

2019年初,巴希尔的律师团以年龄原因要求印尼政府提前释放巴希尔。印尼总统佐科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批准了这一请求,随即遭到巴厘岛爆炸案受害者及遇难者家属的强烈抗议,佐科改变主意,又遭到巴希尔支持者的抗议,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2020年12月10日,时任“祈祷团”军事负责人的通缉犯祖尔卡纳恩,潜逃18年后在苏门答腊岛被捕。

就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1月8日,原本要服刑到2026年的巴希尔,因公共假期、病假和印尼政府统一减刑等原因,刑满释放。当天上午,巴希尔的家人开车将其从雅加达南部茂物的监狱接走。

可以想见的是,只要极端宗教、贫困、腐败等土壤还在,世上的反恐工作就不会停下脚步,比枪炮更有用的,是消除社会不公,大力发展经济,促进民族、宗教、文化的多元共存和交流。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