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德烈克·马萨尔斯·亚历山大

斐德烈克·马萨尔斯·亚历山大

斐德烈克·马萨尔斯·亚历山大(英语:Frederick Matthias Alexander,1869年1月20日-1955年10月10日),是一位澳洲演员,他发展出亚历山大技巧,教导人们去意识、修正运动及思考中,反射性与惯性的限制。

目录 1 早年生活 2 1889-1904年 墨尔本 3 1904–1914年 伦敦 4 1914–1924年 美国 5 1925–1940年、1943–1956年 英国 6 终年 7 著作 8 注释 9 参考资料 早年生活 1869年1月20日亚历山大出生于澳大利亚英吉利斯河北岸,靠近现今塔斯马尼亚州温亚德镇。父亲约翰·亚历山大(John Alexander)是位铁匠,母亲名为贝琪·布朗(Betsy Brown),F.M.亚历山大是他们十个孩子中最年长的孩子[1]。他的父母是囚犯的后代,祖先在斯温暴动中犯下窃盗和破坏农具而被流放到范迪门之地,塔斯马尼亚州当时的名称[2]。亚历山大一生中都避免提及他的祖先,声称拥有苏格兰血统以提升祖先的地位[3]。亚历山大是早产儿,在母亲的坚毅关怀之下成长,他是母亲最喜爱的孩子,他们一生都很亲密[4];与虔诚、勤劳的父亲关系较不强力,家里其他成员后来也与亚历山大疏远了[5]。然而,他后来认为父亲教导他保持警惕和观察力[6]。

1870年他们一家从亚历山大搬到温亚德镇,亚历山大虽然身体不健壮,却喜欢钓鱼和射击等乡村活动,并爱上了马及相关的竞技活动[7][8]。他在一个新教福音派家庭成长,谨守安息日,酗酒的父亲在1879年戒酒。亚历山大形容自己是一位不可知论者,但深受家庭基督教教养的影响:他的言论常引用圣经,坚守是非观念、自律并对自己负责[9]。对当地的父母来说,教育并不是最重要的事,但母亲布朗坚决孩子应该受教。亚历山大先上过一所主日学校,后来进入公立学校就读。他是一位早慧、敏感且需要人关注的孩子,因此难以教导[10]。然而,亚历山大的老师,一位名为罗伯特·罗伯森的苏格兰人,向学生表达他的关怀,扮演了父亲的角色;罗伯森允许亚历山大不用参加日间的课程,在晚间为他上课。除了基础教育,罗伯森还让亚历山大深深爱上了莎士比亚、戏剧和诗歌[8][11]。亚历山大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合劳动,他后来表示,他恬静的少年时代因为体能的消耗而受损[12]。15岁时,亚历山大担任罗伯森的助教,目标是成为校长[11]。

亚历山大十六岁时,拜访了住在沃勒塔的阿姨与叔叔。在那个锡矿镇,采矿公司提供高薪工作。在父母的建议下,他应征了这份工作,尽管老师罗伯森对此感到失望[13]。亚历山大表示,他得到雇主赞赏,他身兼寿险代理人和差饷征收员的工作,替公司省去500英镑,在当时是相当可观的开销[14]。空闲时,他会参加赛马活动,也开始学习小提琴[8][15]。亚历山大还参加了当地的业余戏剧学会,担当过几个角色,会见了专业巡演公司的成员。其中包括钢琴家罗伯特·杨,与他未来的妻子,演员伊迪丝[16]。

1889-1904年 墨尔本 1889年,亚历山大决定离开沃勒塔,跟随阿姨和叔叔前往墨尔本。他后来表示这是“扩大活动范围,不单为了谋生,也能充分领会艺术和教育的意义。[17]”在墨尔本的前三个月,他积极参加文化活动,将积蓄用在参观剧院、艺术画廊和音乐会上。[8][18]亚历山大表示,他是在“办公室工作的同时累积自己的经历。”,他从事过数个文职工作,并向英国演员 James Faucit Cathcart 和澳大利亚演讲家 Fred Hill 学习。亚历山大受到了莎拉·伯恩哈特在墨尔本的舞台表演鼓励,他表示自己参加了所有场次[19]。

亚历山大饱受身体不好的困扰,他的医生建议他离开墨尔本去寻找气候更健康的地方。他待在吉朗三个月,健康状况转好后,他回到了墨尔本[20]。从1891年11月开始,报纸开始报导他参加业余戏剧表演,并给正面的评价[21]。然而,亚历山大开始出现声音嘶哑的状况,有时表演完甚至难以说话。他们能听到他演出时从嘴巴用力把空气吸进身体的声音。此事在亚历山大的著作《亚历山大技巧》里第一章有提及,因为医师给的建议并不受用,他开始对着镜子检查自己的说话习惯,几个月过后,他发现透过“有意识地控制”动作,而非试图“做”正确的动作,要注意的是“方式”而不是“为了达成目地”,他的声带困扰和长期的呼吸问题消失了[22]。

亚历山大于左边那栋建筑教授他的技巧。 亚历山大解决了发声的问题后,放弃文职工作并开始担任职业独白剧演员和语音教师。1894年初,他从家乡塔斯马尼亚开始巡演,当时拜访家人时有过不愉快。亚历山大的父母经济状况并不稳定,他们深受去年过世的婴儿影响;父亲又开始喝酒。亚历山大表示,父子吵过架,父亲约翰反对儿子的工作,说他是“游民跟流浪艺人”,在那之后就没有他们见面的纪录[23]。除此之外,巡演很成功,在塔斯马尼亚荷巴特州长面前表演得到了出色的媒体评论,那场表演亚历山大遇见了多年前在沃勒塔会面过的罗伯特·杨和伊迪丝。三人发展出亲密的情谊。除了独白表演,亚历山大也提供“发声课程”[24]。

1895年初,亚历山大出发前往新西兰,造访各个城市,为战地记者维利尔斯和奥克兰市长等知名人士举办独白表演和发声课程[25]。尽管有人建议他前往美国发展,亚历山大决定回墨尔本教授他的新方法[26]。1896年,他在伊丽莎白街的一座指标建筑租赁教室。他在媒体和手册上宣传他的语音课程,表示此课程能开发声音并“治愈”口吃和喉咙疾病。手册上有他早期担任神职的学生,热切表示他们发声和整体健康得到改善,并有医师证明[27]。在这一年,亚历山大邀请了弟弟亚伯特(Albert Redden Alexander)担任自己的助手;接着是妹妹艾咪,她原先是为了寻求医疗帮助,后来也接受了培训。而家乡塔斯马尼亚的状况,父亲严重酗酒,家庭经济状况惨淡,年底,母亲和三位手足抵达墨尔本,再也未回到塔斯马尼亚。亚历山大主要致力于教学和临床工作,偶尔举办独白表演[28]。

1899年,亚历山大和朋友罗伯特、伊迪丝住在一起[29]。三人在墨尔本举办戏剧活动,1900年他们搬到雪梨,也在那举办同样的活动。某种程度上因为伊迪丝作为专业演员的野心,1901年到1903年亚历山大和两位朋友制作了一系列的莎士比亚戏剧,由亚历山大和伊迪丝主演,他的学生担任配角[30]。亚历山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亏本的表演和莎士比亚课程上,并无太多时间教授他的技巧。然而,在1902年,他的技巧让一位雪梨的顶尖外科医生麦凯(W. J. Stewart McKay)留下深刻的印象,麦凯为亚历山大推荐并成为他的朋友。可能是因为这样,亚历山大的方法(和广告)更关注在医疗问题,包括结核病。麦凯也鼓励亚历山大参加医学院课程以发展他的医学知识,但亚历山大表示自己无力负担[31]。医生推荐亚历山大去伦敦,并主动向他介绍那里的主要医师。亚历山大当时负债累累,但他后来在赛马博弈中赢得750欧元,经济状况因此得到缓解。这让他偿还一些债务,提供女性亲属帮助,并购买前往英格兰的通行证[32]。1904年4月从墨尔本搭船出发,就再也没回去[33]。

亚历山大在伦敦的早期广告。 亚历山大于1904年6月抵达伦敦,靠着麦凯医师和其他澳大利亚医师的推荐信,他迅速获得了伦敦医学界的支持。其中一位耳鼻喉科医师史派塞(R.H. Scanes Spicer),是亚历山大重要的联系人及导师,斯派塞在上完亚历山大的课后,开始推广亚历山大的方法并将他介绍给学生[34]。因为莉莉·布雷顿无法发声,亚历山大依史派塞的要求去看她,这对热爱戏剧的亚历山大来说,非常高兴能见到她。治疗很成功,其他名人也慕名向亚历山大求诊,如艾胥、亨利·艾尔文、赫伯特·比尔博姆·特里、乔治·亚历山大等位。前三位是捧场性质,但当乔治上完课后收到账单,他控诉老师亚历山大是“敲诈勒索”[35]。尽管如此,经过两年的努力,亚历山大的课程顺利发展,时薪来到4畿尼,他能在支援身在澳大利亚的母亲与妹妹、偿还债务,同时也生活得很好,除了吃喝用度,他每天骑马、定期追猎狐狸,追求他对赛马的终生兴趣[36]。

亚历山大制作了一系列的手册,解释他对呼吸和声音的发现及成功案例。这些手册不仅展示了亚历山大的理论,还是首批留有纪录的印刷品[37]。1904年9月伊迪丝到了英国追随亚历山大[38]。亚历山大是一个享受社交陪伴的人,但倾向结识门徒和支持他的人[39]。1909年,医师史派塞发表纠正亚历山大的论文,他认为亚历山大缺乏医学知识。亚历山大以宣传手册回应,指控史派塞剽窃及扭曲他的理论[40]。他后来将此发表集结出书[41]。

1911年起,亚历山大的母亲及几位手足陆续搬到伦敦,加入了他的事业。亚历山大还聘请了以前的学生埃赛尔·韦伯(Ethel Webb)担任指导老师,她将艾琳·塔斯卡(Irene Tasker)与玛格丽特·诺堡与亚历山大的工作联系起来,诺堡将亚历山大技巧引进美国[42]。1914年8月10日,在离开伦敦的前一个月,他与伊迪丝登记结婚[43]。

1914–1924年 美国 1914年9月亚历山大搭船前往纽约,与玛格丽特·诺堡一起工作。1916年,约翰·杜威成为亚历山大的学生,杜威饱受压力的困扰,在参加课程后,体力及思绪皆有所提升,杜威八十多岁时将他良好的健康状况归功于亚历山大技巧[44]。杜威与亚历山大经常见面,在两人的写作上都能看见明显的影响。杜威的推广使其他知名学者也开始接触课程;他甚至鼓励亚历山大发行美国版的《人类的至高传承》(Mans Supreme Inheritance)[45]。在塔斯卡的帮助下,亚历山大大幅修改文章,并加进关于成瘾、强迫行为及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发生原因等章节,此书经由杜威推荐,1918年1月发行后,得到踊跃的评论,其中有许多都来自亚历山大的杰出学生。然而,其中一位为新共和撰稿的波恩虽然认识到此技巧的益处,他批评亚历山大的信念在人类社会的进程中转变成刻意的控制,史学家鲁宾逊在《大西洋》月刊评论中也呼应此评论[46]。杜威对波恩的批评感到非常气愤,他甚至威胁若新共和再发表任何波恩的文章,他便不再与杂志社合作[47]。 1923年5月,亚历山大认为他最重要的著作:《个体的建设性意识控制》(Constructive Conscious Control of the Individual)在美国发行,由杜威撰写推荐文[48]。1924年亚历山大便不再定期造访美国,他决定落脚英国,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要与杜威保持距离,因为杜威提议要对亚历山大技巧进行科学试验,亚历山大对此并无信心,也担心会失去掌控权[49] 。

1925–1940年、1943–1956年 英国 1924年,当一位德国教授鲁道夫·马格努斯出版了有关姿势生理学的书[50],亚历山大的方法得到理论上的改善。亚历山大的支持者很快注意到马格努斯的结论有许多都与了亚历山大的原理相似,如“由头带领,脊椎依序跟随”、“正确的感官觉知”能建立对的身体机能。评论指出两者间的差异,但现今看来,两种理论有相关但却是不同概念[51]。

亚历山大还吸引了几位重要的新学生,其中维克多·布尔沃-李顿,第二代李顿伯爵在教育副刊中引起了群众的注意[52],原先持怀疑态度的作家卢多维奇转而在书里赞杨亚历山大的理论[53];支持的设计师罗伯特·杜德利·贝斯特将教学扩展到伯明翰,1941年贝斯特发表一篇建设性批评的文章,关于亚历山大对学生的解释及轻视的态度,还有不得质疑他的成果,贝斯特认为,亚历山大的见解有限,对美学及灵性的认知不多,亚历山大对于生命中所有问题都以他的理论来回答,而受到局限[54]。

终年 在经过许多诉讼后,亚历山大继续工作,直到他1955年突然去世。他的葬礼在斯特里汉姆的火葬场举行[55]。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